德甲

械医 第二百八十一章 特殊的产妇

2020-02-14 14:25:2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械医 第二百八十一章 特殊的产妇

ps:

一更送上,继续求月票、推荐票、自动订阅,兄弟们支持下吧!

今夜对于苏弘文跟安紫楠来说注定是个无眠之夜,今天发生的事让苏弘文忐忑不安,让安紫楠心乱如麻,两个年轻人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想着自己的心事,一夜没睡。

今天发生的几件事让苏弘文感觉安紫楠走下了神坛成为一个对他来说更为真实的女孩,也让安紫楠感觉苏弘文似乎已经走进了她的心里,苏弘文想娶安紫楠让她成为自己孩子的妈,而安紫楠却是想逃避苏弘文,她现在还搞不清楚自己对苏弘文到底是什么感情。

次日一早两个人都是顶着黑眼圈来到了医院,苏弘文继续出门诊,安紫楠则陪在老师苗思慧身边继续学习。

昨天的事虽然乱了两个人的心,但一工作起来两个人很快就忘记了昨天的事,全心投入到工作中,由此可见苏弘文跟安紫楠都有当工作狂人的潜质。

上午快十点的时候苏弘文迎来了一个很特殊的患者,一名三十六岁的孕妇,她叫刘冬梅,孕期18周。

刘冬梅是被几个人抬进来的,她嘴唇青紫,不停的喘着,看到这一幕苏弘文眉头就皱了起来,不等跟刘冬梅一块来的人说话他便道:“她有哮喘?”

刘冬梅的公公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叫李俊海,不知道什么原因让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最少大上二十岁,李俊海的黝黑的脸上布满了皱纹,皮肤就像干枯的树皮一般,他脸上有着难掩的悲伤与担忧,听到苏弘文的话李俊海道:“大夫我儿媳妇打小就有老喘的毛病,最近更厉害了,她又不敢吃药。今天我看她实在喘得难受就把她给带来了,您给她看看吧。”

苏弘文站起来走到刘冬梅的身边为她检查一番,患者确实有先天性支气管哮喘。而且苏弘文在刘冬梅的腹部听到了三个胎音,这意味着她坏的是三胞胎。这种情况出现在其他人身上他们肯定会高兴得不得了,苏弘文也会为他们高兴,但三胞胎出现在刘冬梅身上苏弘文却高兴不起来。

因为你刘冬梅不光有先天性支气管哮喘而且还有肺源性心脏病,这种情况在妊娠期会要了她跟孩子的命,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终止妊娠然后让刘冬梅住院治疗他的支气管哮喘与肺源性心脏病。

终止妊娠也就意味着杀死她肚子里的三个孩子,这种事对于那个母亲来说都是不可能接受的,苏弘文也不敢直接跟刘冬梅说。他怕说出来后加重她的病情,只能是先安慰她一番然后便要开辅助检查单,这种情况刘冬梅是需要b超、心肌酶、肺功能测定等检查的。

苏弘文刚要开这些辅助检查李俊海便道:“大夫你不用开了,我们刚都做了不少了。你看看这些。”说完李俊海把这些辅助检查单拿给苏弘文看。

苏弘文看完这些辅助检查单后眉头皱得更紧了,从检查结果上来看刘冬梅的先天性支气管哮喘与肺源性心脏病都相当严重,在这种情况下只有终止妊娠一条路可走。

李俊海看苏弘文面有难色先是叹了一口气,然后对跟进来的几个年轻人道:“二柱子你们先把你嫂子抬出去,我跟大夫说几句话。”

那叫二柱子的年轻人“嗯”了一声后就招呼其他几个人把刘冬梅给抬了出去。

李俊海看他们出去了。浑浊的老眼溢出几滴泪水,他噗通一声给苏弘文跪下,嘴里道:“大夫你救救我儿媳妇跟孙子的命吧,千万不要杀死孩子啊,那是我们老李家的根啊。”

苏弘文看到李俊海跪下了赶紧过去把他搀扶起来。嘴中道:“大爷你别这样,有什么话慢慢说。”

李俊海擦了一把眼泪道:“刚我们去找京城来的苗大夫看过,她说要想保住我儿媳妇的命

,就必须得把孩子打掉,我们老李家不能在出人命了,我们家折腾不起啊,我儿子刚死,这要是在把他的骨血打掉,你让我死了下去如何面对他啊?”

苏弘文拿出一张纸巾递给李俊海道:“大爷你慢慢说别着急。”他听得出来这里边有事。

李俊海也不隐瞒直接把家里的事说了出来,他们家是皇姑县李家营子村的,李俊海老伴没得早,是他把两个儿子拉扯大的。

他两个儿子一个叫李振东,一个叫李镇北,刘冬梅是李镇东的妻子,结婚有十多年了,可因为她有哮喘这毛病身体一直不好,两口子就一直没要孩子。

李镇北也早结婚了,没多久就生下个大胖小子,六个月前李镇北带着老婆孩子去老丈人家,结果出了车祸一家三口当场死亡。

这对于李家来说不易于晴天霹雳,李俊海是白发人送黑发人,一夜间就老了十多岁,打这以后老头没了笑容,整天唉声叹气的。

农村人都有传宗接代的思想,李俊海自然也不例外,现在小儿子一家三口没了,就剩下大儿子两口子,可偏偏儿媳妇刘冬梅还有病没办法要孩子,这让李俊海如何不急,但他也不敢说这事,他知道自己那儿媳妇的身子骨经不起怀孕的折腾,真要是怀孕了闹不好还得出人命,于是李俊海只能把这念头压在心底,整日长吁短叹的。

刘冬梅知道公公的心思,一时间她也很是难受,作为女人她难道不想有自己的孩子吗?她当然想,现在小叔子一家又都没了,如果自己不能生个孩子老李家的香火就断了,想到这些刘冬梅一咬牙做出要孩子的决定。

但她知道自己丈夫跟公公肯定不同意,所以就偷偷的进行,功夫不有心人她终于是怀孕了,这个消息既让李俊海、李振东高兴,又让他们担心,高兴的是李家有后了,担心的就是刘冬梅的身体。

怀了孩子的刘冬梅不敢在吃药,怕对孩子不好,可这样一来她喘得可就厉害了,李振东看妻子难受成这样一时间也是心如刀绞,为了不让妻子遭罪他是到处打听,后来听说在京城有一种进口的药可以治疗妻子的病,而且对孩子还没坏处,于是李振东就跑了一趟京城,结果一去却发现以他带的那点钱根本就不够买几盒的。

李镇北一家三口出车祸时,肇事司机直接就跑了,到现在也没找到,为他们操办丧事就已经让李家负债累累了,李家人跟大多数人一样没什么经济头脑,只知道在地里抛食,李镇东哥俩只是在农闲时出去打工,这样一来他们一家人根本就没什么积蓄。

现在又欠了一屁股账,这让李振东上那弄钱里给妻子买药?最后李振东回到家一咬牙去了当地一个黑矿干活,在那干活虽然危险但赚得却多,可祸不单行,就在刘冬梅怀孕两个月的时候李振东干活的黑矿出了事,他当场被砸死,黑矿的老板也跑了,这样一来自然没人赔钱给李家。

先是死了小儿子,这大儿子又没了,李俊海如何受得了这个打击?当时就大病一场,要不是刘冬梅肚子里的孩子让李俊海有活下去的信念,恐怕他就得撒手而去。

李俊海病好后便想法赚钱,不然他用什么养活有孕在身的儿媳妇?偏偏刘冬梅还有哮喘,以前她是一直忍着,可到了现在是越发喘得厉害了,李俊海怕出事今天就把刘冬梅抬到医院找苗思慧看,可苗思慧的意见跟苏弘文想的一样,那就是立刻终止妊娠,不然刘冬梅也危险。

李俊海那里能接受这个治疗方案,他家一年内连续死了两个人,如果孩子在保不住的话,李家就彻底绝后了,于是李俊海就又把儿媳妇带到苏弘文这里来,希望他能有办法保住大人孩子。

听李俊海说完苏弘文也是唏嘘不已,感叹老天爷对他们家太不公平了,他也想保住孩子,那是三个鲜活的生命啊,可以刘冬梅的身体情况来看保住孩子的几率相当小,就算不人为的终止妊娠,刘冬梅的哮喘与肺源性心脏病也会要了三个孩子的命。

哮喘与肺源性心脏病本就让身为母亲的刘冬梅严重缺氧,这样一来她肚子里的孩子也会缺氧,以她这种情况能让孩子到今天还没死于严重缺氧已经是个奇迹了。

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最好的办法就是终止妊娠保住刘冬梅的病,不然任其病情发展下去不但孩子保不住,她的命也够呛能保住。

可李家的情况这么特殊,要是终止妊娠的话无论是李俊海,还是刘冬梅都没办法接受,一时间苏弘文很是为难。

想了一会苏弘文道:“大爷您先在这里等等,我去找一下苗大夫,跟她商量下。”苏弘文想不出办法,只能寻求苗思慧的帮助。

出了办公室苏弘文直接去了苗思慧所在的办公室,苗思慧这安和医院的专家来皇姑县坐诊自然引得很多人来求医问药,在她门前排起的长龙都快到楼梯拐角了。

苏弘文幸好穿着白大衣,不然的话他根本进不去,那么多患者哪能让他加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