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溧水新闻网今日溧水百味倚松听泉

2019-10-09 22:17:2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溧水|今日溧水——■百味  倚松听泉

  摘要:   在无想山中,在临近盘山公路一侧,我倚靠着一棵松树,听一泓清泉自上而下潺潺地流过。  这棵古老的松树遒劲而沧桑,尤其在这深冬的风里。它的主干很粗大,可谓合抱之木;但树皮却处处皲裂,从树皮的缝隙里渗出 ...

  在无想山中,在临近盘山公路一侧,我倚靠着一棵松树,听一泓清泉自上而下潺潺地流过。  这棵古老的松树遒劲而沧桑,尤其在这深冬的风里。它的主干很粗大,可谓合抱之木;但树皮却处处皲裂,从树皮的缝隙里渗出松脂。在这肃杀的冬天里,它的枝叶扶疏,即使原本浓荫蔽日,这时也被删繁就简,很是萧瑟,在寒风里,松毛不时簌簌落下,落到我也如这松树一样头发稀疏微染霜华的发颠。  我倚靠着这棵古松,静静地听山涧的泉水从我的听觉里流过,它澄澈、明净。  它从那里流过来?我不知道;它要奔向何方?我更不知道——这正如我们的生命。它从密林深处流出,下面是万丈深谷,它一路坎坷,可是这泓清泉并不理会这些,一路上用它特有的韵律演奏着欢快的乐曲。  我喜欢听这山泉流过的乐音,它与故乡的泉声如出一辙,只是那是“野芳发而幽香”的春天。那时我高中刚刚毕业,战斗在“广阔的天地里”,那是我最迷惘的年龄。每天只有无休止的体力劳动。那时唯一感到惬意的,是在劳动的间隙里,带着一种沉重的疲惫,躺在稻田边昙山上的一块裸露的石板上,头枕着柔石的《早春二月》,听山泉静静地从身旁流过,我琢磨着小说里面“荒烟、白雾、弥漫的早晨,你投向何处去,无路归中的人啊”的诗句,心里漾着酸涩的味道,却也得到了温暖的慰藉。  后来,我考取了学校,走出了山沟,来到了水密布的长江下游的平原上,在一所学校求学。那里没有山,当然也没有山泉,但那时流行的歌曲《泉水叮咚响》却至今还深深镌刻在我的记忆里:  泉水叮咚泉水叮咚泉水叮咚响/跳下了山岗走过了草地来到我身旁/泉水呀泉水你到那里你到那里去/唱着歌儿弹着琴弦流向远方……  那歌声至今如泉水般流淌在我的生命里。  后来我参加了工作,但很快我又被贬谪到一个偏远的乡村初中任教。记得在离开单位的那天,我带着很沉重的挫败感,独自一人来到学校前面的山中,面对着山涧的泉水,我面色憔悴,形容枯槁。我感伤地行吟山中:  我要走了,弯弯的泉流。你在流泪,涟漪的清波;我要走了,我不舍的泉流,你在追我,串串的漩涡……亲爱的泉流你别难过,我会回来,你等着我……  六年后,我回到了原单位;几年后,我调入县城。在雨后,尤其在黄昏时,我喜欢独自一人到这无想山中静静地聆听清泉的欢唱。  喜欢清泉的吟唱。喜欢它那种一路走来一路歌的超然,喜欢欣赏它在急转弯的时候舞蹈出欢快的漩涡,喜欢它在遭受岩石打击时激射出的飞珠溅玉。  在景翳翳以将入的时候,我抚着孤松徘徊着。这泓清泉,它带着我的思绪流向了远方……  (陈春生)    『作者简介』  陈春生,中国散文学会会员。《背着语文去散步》收入2012年《中国散文大系旅游卷》;《水车·风车·独轮车》被评为全国散文2012年一等奖。

宠界新闻
通信
综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