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脑洞公主与她的奇妙大臣们 十三 天下人(四)_1

2019-12-04 18:55:5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脑洞公主与她的奇妙大臣们 十三 天下人(四)

类似于这样“天下皆呱”的观点,闰鸢公主也是有所耳闻的。像是先前那个在云中郡被公主砸了一西瓜的塞北胡女,就是一个持有此种观点的狂人。当时她并没有直接一命呜呼,而是几番机缘巧合之后与公主相知。两人一同出雁门、走漠北,在茫茫的大草原上游荡了好几个月。那时,胡女向闰鸢公主吐露了心迹。

当时是冬日难得的晴天,满天的雪已经歇了,只有朔方的劲风依旧无休无止。那胡女从帷帐了出来,便说今日天光大好,拉着闰鸢公主要一同纵马飞驰。闰鸢公主也是被暴雪所困多日,心中颇有郁结,也就答应了下来。

目力所及的草原上尽是白雪,高天之上无云,是深重的青色。太阳明晃晃的悬着,光芒朗照,然而却没有半分温度。应该说,这样开阔雄奇的壮景,确实能让人意兴风发。

于是,那胡女马鞭一甩,左手按剑,右手摇着南方,说:“草原上的王在继位之时,也会这样策马奔腾,他一日一夜之间能踏过多少里的土地,多少里的土地就归他所有。鸢卿,我怎么都想不明白,你们中原的王,凭什么只是坐在庙堂之上就能号令天下。”

闰鸢公主想了一想,回答道:“因为中原的王依靠的不是一人的勇武,而是王道和大义。”

“王道和大义。”胡女把这两个词细细琢磨,许久之后渐渐发出轻蔑的笑声。她突然地驱使马匹靠到闰鸢公主的身旁,伸出手拂起公主的一缕秀发,说:“鸢卿,要我来说,这只是你们自欺欺人的冠冕堂皇之辞罢了。”

这种说法实在闰鸢公主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几百年间,百家争鸣,有说:“王道不行”的,有说“大道即隐”的。然而像这样直接声称王道大义皆是虚幻,其实一钱不值的

,还确实是首例。闰鸢公主十分好奇,将王道贬到这种地步之后,她心中所向往的天下又是怎样的一番模样。于是便问:“依卿之见,若王道为土石,何为金玉乎?”

那胡女摇了摇头,说:“草原之民逐水草而居,生无所定,死无所安,确实不知道何为金玉。但是中原之人坐拥膏脂之地却如此顽愚,我以为确实暴殄天物。”

她这样一说,闰鸢公主就更为疑惑不解了。她问:“齐桓公北击山戎,南惩骄楚,九合诸侯,一匡天下,如何能称之为顽愚呢?”

“那一年是瓜襄公五年,东风3号问世之年。”

瓜襄公五年,东风9号问世。闰鸢公主一阵悚然,东风9号是瓜国历史上抹不去的一道黑影,它的瓜皮硬度堪比金石,非要数十个力士协力才能刨开。面对这十余万斤的西瓜,当时有人建言把西瓜都投入江中,由江水激荡将之刨开,再派人驾船到东海打捞回收。瓜襄公依言而行,结果东海之中并没有发现西瓜,只找到了一些楚人的舢板···

闰鸢公主开始设想,江水之中齐楚两军交战正酣,突然上游飘来了无数西瓜,而且瓜皮硬度堪比金石,它们顺江直下一阵冲撞···

这种事情简直无法可想,闰鸢公主不能继续深究,但也不能相信这种无稽之谈,她再次问道:“晋文公十九年年流亡,终能重掌国柄,进而成就霸业,又有哪里当得上顽愚呢?”

“晋文公于瓜孝公七年回国,那一年东风4号问世。”

不···闰鸢公主陷入了巨大的惶恐之中,她甚至已经不能抓紧缰绳。前方茫然的雪景,呼啸而来的烈风,都让她有一种不在人间的错乱感。现在已经不是她在驾驭马匹了,而是马匹在拖着她疯狂的前行。外部的世界是如此的可怖,然而闰鸢公主明白,内心才是她恐惧的源泉。东风13号,瓜国历史上另一道抹不去的黑影,这一作与9号截然相反,它的瓜皮薄如蝉翼,晶莹剔透,然而瓜瓤却堪比金石,不但无从下口,而且就算勉强吞下,也会坠破肠胃,不日而亡。据说当年被文公逐出国的怀公曾经想逃往楚国,楚王也愿意发兵支持他与晋文相争,然而最后怀公却莫名其妙的在途经瓜国的时候暴亡,时人皆以为是晋文所害···

然而闰鸢公主设想一番··当时怀公落魄撂倒,甚至于饭食饮水都不一定有保障。好容易见了瓜田,里面的西瓜又那般玲珑。想必怀公必然觉得天数不绝,兴奋之下必然豪情万丈,也许他抱起西瓜就往石头上一摔,结果“砰”的一声弹到自己的脑门上暴亡也未可知···

闰鸢公主倒吸了一口冷气,却直接被大风灌得一阵踉跄。她觉得上下左右漫天满地尽是西瓜,眼前好似有无数个晋怀公在以瓜击石,他们有快有慢,彼此之间又能暗合音律,节奏循环不断。一个个仿佛规划好了一半,要为她闰鸢公主上演一出鲜血的盛宴。

“啊·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啊·哈·哈·哈·天不绝我柳暗花明花明今我怀公穷途末路遇此瓜田玲珑剔透赤如朱砂昭示天数假以时日东山再起借师楚王东山再起重掌国柄亦未可知啊·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啊·哈·哈·哈·来,且待我吃了这块西瓜,再踏上复国兴邦之路···啊·啊·啊·啊!”

闰鸢公主已经是几乎挂在马上了,她现在口眼歪斜,嘴角有白沫,整个人合着马匹颠簸的节奏,中风一样的抽动着。旁边的胡女,见到她不妙,想要抻手去拉,但公主却完全没有什么回应。无奈之下,她拿出了套马用的绳索,揉地一声拴住了公主的脚踝,然后用力一扯。结果此时恰好有劲风吹过,一时间竟然不能把公主拽到怀里,只能任由她飘在天上。

好容易把公主折腾下来之后,胡女把她抱在怀里,只见公主依旧富有节奏的抽动着,并且口中念念有词。词曰:“噫·噫·噫·噫·”

邢台市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乌海市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烟台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汕头能做包皮过长的医院
云南哪里妇科病治疗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