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郝龙斌两岸和平是台湾发展的关键

2019-10-09 21:29:5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郝龙斌:两岸和平是台湾发展的关键

  台海12月12日讯 当选台北市长的郝龙斌,上周六当选前夕接受凤凰卫视专访时,畅谈与郝柏村的父子情,父亲对他做人从政的影响,和他对两岸关系和台湾发展的看法。据香港《大公报》昨天报道,以下是访问摘要:

  问:谈谈你的从政之路,你从考上大学之后就一心一意想要做教授,但是后来你决定参政,据说是受到父亲从政过程当中的波折的影响也是颇大的,谈一下那段心路历程?

  郝:其实,从来啊,因为我父亲是郝柏村的关系,我从来就不希望人家把我跟我父亲联系在一起,所以我后来,我父亲希望我从军,我没去从军,我父亲后来希望我念完书以后在美国多做几年事再回来,我也是马上回台大做教授,我觉得我做教授因为跟我父亲区隔比较大,人家不会看到我就想到是“郝柏村的儿子”,我非常不喜欢这个头衔。可是就是在我父亲当“行政院长”最后的时候,他被民进党的“国大代表”围在阳明山中山楼,我父亲高呼“中华民国万岁消灭台独”的时候,我才体会到说,你今天做一个郝柏村的儿子,你是有在身上的,就是我父亲一生在捍卫“中华民国”,那我今天不能躲掉这个,所以就是也就是那一刻,我决定我要负起我的,所以我后来参选“立法委员”,参选“立法委员”在新党,为什么,因为新党是最捍卫“中华民国”的政党。所以我后来出来很重要的是看到我父亲捍卫“中华民国”这么辛苦,那我觉得作为一个儿子有这方面的,所以我才辞去教职我来从政。

  问:你从政是不是也想秉持父亲的这种理念,继承他的愿望?

  郝:当然嘛,我父亲是一个国家观念非常强的人,这也是为什么当初我高中毕业的时候我父亲希望我从军,因为他觉得,“从军”是“报国”最直接的途径,那他觉得我们这种从小就是吃国民党奶水长大的,而且我书念得也还可以,他觉得应该直接就去从军报国,但我个性上并不是很适合所以我没有去从军。可是对于国家的理念,对于将来整个两岸的发展这方面,我觉得大概我父亲对我的影响是非常非常大的,那我父亲现在虽然年纪很大了,可是他始终还是坚持这样一个理念,你也看到他常常公开谈话,他都是朝这个方向在谈,那我所有的庭训也都是,我始终相信,两岸的和平是台湾生存发展最关键最重要的一个因素,所以我希望两岸人民,长远来讲,我们是一定要能够合,而且我也相信这是最直接捍卫“中华民国”的一个方式。

  问:你从新党的“立委”,后来民进党执政后接受民进党邀请担任“环保署”署长,曾经一度让国民党,甚至泛蓝阵营怀疑你的忠诚,你那时候在抉择,心中的那把尺是怎么衡量的?

  郝:其实那个决定,在决定的当时是有点仓促的,公元2000年的时候民进党就邀请我担任“环保署”署长,那个时候拒绝了,因为我觉得“环保署”只是一个官位,我不值得做这个工作,我也不觉得当时的“国家”需要我。公元2001年是因为阿玛斯号的关系,那个时候的“环保署长”请辞,而整个的垦丁外海被原油污染得一塌糊涂,那个时候就又来问我说愿不愿意担当这个职务,我自己那时候想的是,如果有个人溺水,在那呼救,你有把握救他,你会不会在那想说喜不喜欢他才去救他?你可能不会,先救起来再说,那时候垦丁外海的环境差不多这个样子。我觉得拯救台湾的环境没有意识形态的问题,可是我也很挣扎因为我是新党的,所以我就去问我父亲,我很意外我父亲说你应该去,他说只有一件事情你要确认,如果民进党在“行政院”院会里面主张“台独”,你敢不敢站起来反对?我说我当然会反对,他说那你会不会辞职?我说会。他说你只要做到这一点你就可以去。除了这个以外,我后来还跟民进党政府谈了几个条件,要他先对外公布我才去。中间第一个条件就是,我对于“国家”认同的立场以及两岸未来的走向我跟民进党不同,这件事情决不会因为我加入这个“政府”而改变;第二个就是我反对“质询性公投”,这也是为什么后来我辞职的很重要的原因。第三个是,要百分之百地授权,另外就是我决不替民进党站台助选。这几个条件他们公开宣布以后我才加入,我觉得就是说,那个时候我拯救了台湾的环境我也顾到了我自己的立场,所以我觉得我去得还是蛮心安理得的。

  问:你提到连是否参加“环保署长”这样的职务都会去问你父亲的意见,这次参选台北市长有没有问你父亲的意见?

  郝:其实这次参选,我并没有问我父亲说我该不该参选,可是就是在,当民调在去年年底,民调出来,我是当时民调最高的候选人的时候,我有些迟疑,你可以看到,就像今天发生这些事情,就是当你宣布参选以后,人家就会用各种各样的方法来污蔑你的父亲,打击你的家人,所以我很迟疑说,我今天做这样的事情让我家里人被人家这样子羞辱,值不值得?我从来没有跟我父亲谈这个事情,可是有一天,我父亲去找我,他说,现在外面都在传说你在考虑要参选了,他说你参选不参选当然这是你的决定,可是我只提醒你一件事情,如果你考虑到说因为你参选,你爸爸会被人家羞辱的话,他说,这个事情你完全不要考虑,他说我是军人出身的,当我们要打仗的时候,不可能没有死伤,要去攻这个山头的时候,你只要确定把山头攻下来,那这个死伤,他说,我可以跟你保证的是,我的操守我的人格,绝对受得起社会的检验。你爸爸是一身清白的,你不必担心。所以这个当然对我有很大的影响,我没有后顾之忧了,所以,和我后来参选有点关系。

  问:现在看起来父亲不只教你攻山头还跟你一起攻山头,谈谈你父亲对你的影响。

  郝:我想这辈子大概影响我最多的当然是我父亲,其实他,我父亲并没有用言教的方式来影响我,他大部分事情都是做给我看的,他都是身教,譬如说他常常讲说一个人做事情,你要持之以恒要有毅力,他写日记,一辈子写下来,他做运动,每天做做了四五十年,所以很多时候,包括他做事情,做决策,他常常跟我说你做事情不是要一百分的规划你才开始做,他说很多人都是希望有个一百分的规划,再来做,所以每天都觉得这个不够完美就不敢做,他说重点是要做,而不是做一个完美的计划,如果你是个七十分的计划,你把它做成七十分,每个都七十分你就拿七十分,你一个一百分的计划,最后你没做,你是零分。所以很多时候包括我在“环保署”,很多时候大家说这个计划我们觉得很好但是可能有些思虑不周的地方,我通常想法先做了再说,碰到问题再解决,这也是为什么我在“环保署”的时候很多事情我们做出来,甚至包括十几年不敢做的案子我们把它做出来,因为我发觉真正我父亲这一点是对的,做的过程中间解决问题处理危机,你自然会把事情做好,如果你不能处理危机,你不能解决事情,你本来就不够格做这个事情,而不是天天在那儿空想。所以我觉得一个人的执行力很重要,而执行力中间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你不要去追求完美。这是我父亲教我的。

  问:你父亲对你的愿望呢?

  郝:我父亲对我的愿望,呵,我父亲从来没有要求我什么,我想,当初他希望我从军我没有从军以后,我做教授他就很满意了,那今天我来选台北市长他可能从来也没想到,可是我想,既然我参选了他就是希望我没有后顾之忧,好好的打这一仗,而且打赢这一仗。

  问:您觉得台北市在两岸直航当中能够扮演什么角色?

  郝:其实我最近在基层走访,我发觉台北市现在的基层状况比我想像的要严重很多,而我觉得这个关键在那里,就是我刚才讲的一句话,就是两岸关系做得不够好。和平稳定的两岸关系绝对是台湾以及台北市生存发展最关键的一个因素,台北的经济要好台湾的经济要好我们一定要把台湾跟大陆连起来,这也是为什么我一再主张松山机场直航,因为我们只有松山机场直航,我们才有可能把台湾,我们现在IT产业从松山以北的北台湾,整个产值差不多世界最高,如果我们不把台湾跟大陆连在一起把台北跟上海广州连在一起,我们这些根留台湾的这些我们的科技总部的经理人或者企业家,他就必须要到大陆去,所以我现在希望松山机场直航,我是希望把台北变成台湾跟大陆之间的桥梁,把台北变成上海跟广州的桥梁,我们将来能够把我们根留在台湾我们科技总部在台湾,可能我们生产线在大陆,我们的科技总部人能够当天往返的时候,把两岸的关系搞好,两岸的经济共同发展起来,台湾才有生存的空间,台北才有生存的空间,台北的经济才会好起来。所以,松山机场是很重要的一个关键,我希望松山机场直航,我们把台北跟上海台北跟广州连成一线,更重要的,我希望透过台北市,变成两岸之间的一个桥梁,把台湾跟大陆连在一起。

  问:马市长可能因为他的身份的关系不太方便去大陆,如果您当了市长您有没有考虑去大陆拜会,或者做更多两岸之间的城市的交流?

  郝:如果我是台北市长,只要对两岸的和谐有帮助的,或者对台北台湾的经济发展有帮助的,我能做的事情都会全力以赴。我自己在过去我都到大陆看过很多次,我对大陆状况也了解一点,那尤其台商在大陆的状况我也接触很多,那如果我做台北市长,能够协助我们台湾的同胞在大陆有一个更好的投资环境更好的空间,或者让他们能够根留台湾,我觉得这些事情我都愿意努力。

手机评测
检测设备
饮食
分享到: